歲月留聲

乐游彩票

作者:尚新英 程晨 王雷亭 287 發布時間:2018-05-25

   编者按:赵玉明,中国传媒大学(原北京广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历任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中国广播电视年鉴》主编,中国新闻史学会名誉会长,北京大学新闻学研究会导师,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新闻学学科规划评审组成员。主要从事中国新闻史、中国广播电视史教学研究工作。1992年起,享受國務院頒發的政府特殊津貼。2007年退休後獲中國傳媒大學首批“突出貢獻教授”稱號。

  主持完成多項國家社科、教育部、國家廣電總局的科研項目。代表著作有《中國現代廣播簡史》《中國廣播電視通史》(主編兼主要撰稿人)《趙玉明文集》(三卷本)。主編有《廣播電視辭典》、《中國廣播電視人物辭典》和《中外廣播電視百科全書》等。主持征集、編選《中國人民廣播回憶錄》(四集)《延安(陝北)新華廣播電台回憶錄新編》等。

 

“這裏啊,就是以前學校分給我的宿舍。”眼前滿頭銀發,身著藏青色套裝的老人便是趙玉明教授。他笑容和藹,把我們迎進了書房。

房間不算寬敞,但每一件家居物品都擺放的井然有序。環形書櫃裏是各式各樣的書籍和獎狀,“中國傳媒大學突出貢獻教授”獎牌擺放在書櫃正中最高的位置。書桌的玻璃板下壓著一張黑白合照,上寫“北京廣播學院1963年度應屆畢業生合影留念”,這是趙老師的第一批學生,也是北京廣播學院(中國傳媒大學前身,下同)的第一屆畢業生。一路行來,這位八十二歲老人與廣院走過了近一個甲子。

 

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

1959年夏天,23歲的趙玉明從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畢業,來到剛剛成立的北京廣播學院。最初,學院只有新聞系、無線系、外語系三個系,新聞系的專業課便落在了十幾個人大畢業生身上。確定教授科目時,出于對曆史的濃厚興趣以及之前在人大報刊史課程的學習,趙玉明選擇了廣播史。這對他來說,具有很大的挑戰性。當時,整個中國廣電界很少有人對廣播史進行專門研究,既無系統資料,又無前人經驗。連趙老師自己也說:“來廣院前,除了聽過廣播,對廣播幾乎一無所知。”

帶著茫然和困惑,年輕的趙老師回到了母校,又一次旁聽《報刊史》課,同時找到了當年的任課老師方漢奇。“廣播史我沒搞過,但它與報刊史一樣,都是‘史’字類的課,搞曆史要從收集整理史料開始。我告訴你,可以從報刊中找廣播史料。廣播方面的大事,報刊上總會有記載的。”方老師一番點撥,讓他豁然開朗,“自己動手找史料”成爲趙老師從教的座右銘,長達半個世紀,被趙老師戲稱爲“照虎畫貓”的研究就此開始。

1963年 赵玉明教授于新闻系办公室留影

于是,趙老師和他的同事們一起,先查找檔案,再根據檔案線索尋找報刊裏的記錄。一開始是從《新華日報》《解放日報》等黨報黨刊中尋找人民廣播史的痕迹,後來擴展到從各類報刊、檔案、書籍中發現民國時期各種官辦、民辦乃至外國在華辦廣播的史料。走出書齋,趙老師訪問了許多曾在延安辦廣播的老同志,邀請他們撰寫回憶錄,結集出版。爲了考證核實史料、回憶錄中的細節,他和同事們還多次考察延安(陝北)台舊址。日積月累,先後形成了《中國人民廣播史料》(上冊)《解放區廣播曆史資料選編》《舊中國的上海廣播事業》等,這爲後來趙老師系統編著廣播電視史著作奠定了基礎。回憶起當年研究的細節,老人家記憶猶新。

1960年,整理“老廣播”回憶錄時,大家發現,好幾篇文章提到了1940年冬天延安開辦廣播的曆史,在此之前,學界一直以194595日作爲延安廣播電台的開播時間。爲了准確界定,趙玉明和他的同事們用半年時間搜集了20世紀40年代延安台的珍貴史料。80年代初,參與了調查組,和齊越等老師一起考察延安(陝北)台的編輯室、播音室和發射台等 14 處舊址,並撰寫報告。經過反複論證,1980年,中央廣播局將人民廣播創建紀念日更改爲每年1230日,曆時二十年的研究爲解放區廣播史書寫了重要一筆。

1985年春 与延安'陕北'台原编播人员留影

懷著一顆赤誠和敬畏之心,趙玉明老師耕耘不辍,爲中國廣播電視史留下了一筆筆豐厚的財富:《中國現代廣播簡史》(1987)《中外廣播電視百科全書》(1994)《廣播電視辭典》(1999)《中國廣播電視通史》(2004)等一大批著作相繼問世;2012年,由他主持完成的《廣播電視學學科體系建設研究》結項,對廣播電視學的學科地位和架構等提出了比較系統、完整的見解。

在趙老師等的不懈探索下,新聞傳播學、廣播電視學生根發芽,漸成體系。1997年,新聞傳播學升格爲一級學科。此後,新聞學、傳播學、廣播電視學先後成爲二級學科。如今,我校的新聞傳播學已經入選國家一流學科建設名單。作爲培育者、見證者,趙老師十分感慨:“這是幾十年努力的結果,非常不容易,同學們一定要抓緊機會好好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