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留聲

乐游彩票

作者:趙玉明 279 發布時間:2018-10-17

2018年新年甫過,傳來原廣電部副部長劉習良同志不幸于124日病逝的噩耗。此前,我曾給他打電話,告知《中國廣播電視年鑒》(2017年版)已出版,即將給他寄去。不料電話中的回答是,他已病重住院,正在搶救中。孰料搶救無效而告病逝。21日,從八寶山殡儀館告別劉習良同志歸來,不由得回憶起上世紀90年代,他擔任《年鑒》第二屆編委會主任期間,對《年鑒》工作的傾力支持和悉心指導,使《年鑒》的出版走出困境,並跻身全國一流年鑒行列的往事。

《年鑒》是1984年由北京廣播學院提出,經廣電部批准,于1986年創刊的。創辦之初,廣電部副部長謝文清擔任首屆編委會主編,主持《年鑒》工作,編輯部設在廣播學院。19894月,廣電部決定由李振水(原廣播學院副院長)任主編,《年鑒》編輯部由廣播學院轉到廣電部,劃歸部行政管理局管理。但實際上由于缺少辦公室和有關設備,編輯部仍留在廣播學院。19912月,廣電部又將編輯部重新劃歸廣播學院。我當時作爲廣播學院副院長分管《年鑒》日常工作並擔任《年鑒》副主編。

廣電部計財司在《年鑒》重新劃歸廣播學院後,于同年12月補助編輯部3.5萬元經費,同時要求“爭取盡快達到自負盈虧”,此後不再予以補助。當時《年鑒》實行主編負責制。李振水作爲主編,根據此前《年鑒》印刷發行情況,同意計財司上述決定。但實際執行起來困難重重,由于經費短缺,紙價上漲,致使《年鑒》1991年版延期出版,1992-1993年版被迫合刊出版。

爲了爭取廣電部加強對《年鑒》的領導和扭轉上述《年鑒》出版的被動情況,1992年,李振水和我商議後,于同年11月向部黨組提出組建新一屆編委會,由一位副部長擔任編委會主任,實行編委會領導下的主編負責制,並明確建議由部黨組分管宣傳工作的劉習良副部長擔任編委會主任,後經艾知生部長批示同意。

1993年初春,劉習良走馬上任,並在他的辦公室聽取了李振水和我對《年鑒》工作情況和面臨困難的彙報。當場,劉習良即提出可請中央三台領導出任編委會副主任,參與《年鑒》領導工作。《年鑒》可由廣播學院和中央電視台合編,央視選派適當人員出任副主編,同時請央視資助《年鑒》出版費用。劉習良的一番話使我們打開了思路,明確了方向。初次接觸交談,他給我留下辦事果斷、待人親切,毫無官氣的印象。

根據劉習良的建議,我們于43日以《年鑒》編委會的名義起草了致央視函,轉達了劉習良的上述意見,提出請央視承擔《年鑒》出版費用,並選派兩位副主編,同時《年鑒》增加有關央視的專輯和廣告,每期出版後贈送央視200冊。央視台長楊偉光很快批示同意。同年5月,廣電部正式發文調整《年鑒》編委會領導成員及組建第二屆編委會,由劉習良任主任,中央三台領導及趙水福、李振水、趙玉明任副主任,趙玉明爲主編,央視及廣院有關同志爲副主編,實行編委會領導下的主編負責制。從此,《年鑒》工作開始了新的局面。我和劉習良的交往也就從此多起來了。

劉習良主持《年鑒》編委會工作從1993年至1997年,前後五年,在此期間,《年鑒》先後召開了五屆年會,其中第九屆(福建)、第十二屆(貴州),他都親臨大會,並作主旨講話,從廣電工作形勢談到《年鑒》的任務,稱贊《年鑒》准確、及時、系統地記錄了我國廣播電視事業在改革開放的形勢下不斷前進的曆程,爲世人留下了一份寶貴的資料。使與會同志甚受鼓舞。他還參加分組討論,聽取意見,集思廣益,提出要保持和發揚《年鑒》的特色,豐富《年鑒》的內容和提高《年鑒》的質量。每次年會之後,他都要求寫出一份年會紀要,由廣電部辦公廳轉發地方廣電廳(局)和廣電部有關部門。199510月,《年鑒》第十一屆年會在湖南召開。他因故未能前往,專門寫了一封致《年鑒》編委會的信,提出要借《年鑒》創辦10周年之際,回顧過去,總結經驗,籌劃好今後的工作,並在信中特別囑我要根據會議情況寫個有分量的紀要(包括成績、困難以及今後五年的工作設想),提交部黨組審批。會後,我根據他的要求起草了本屆年會的《紀要》。《紀要》中特別提出,“會議根據劉習良同志的意見,提出在第二個十年,特別是頭五年也就是本世紀內努力把《年鑒》辦成全國一流年鑒的奮鬥目標。”經他審閱後于19963月,由部辦公廳以“廣辦發辦字(199649號”文件發出。要求“參照執行,做好年鑒工作。”《年鑒》編輯部和全體參編人員沒有辜負劉習良同志的期盼,在199610月,中國年鑒研究會主辦的首屆全國年鑒綜合質量評比中,《年鑒》(1995年版)榮獲一等獎,跻身全國一流年鑒的行列。

劉習良對《年鑒》工作的關心和支持,不僅從宏觀大局著眼主持制定《年鑒》質量管理標准(草案),把握《年鑒》的辦刊方向,同時還著手從根本上解決《年鑒》經費的短缺問題。起初,他根據《年鑒》編輯部關于日常經費的報告,于1995年批示“請計財司盡力協助解決”,同時,從他主管的宣傳經費中一次性補助《年鑒》6.6萬元。此後,1996年,他又根據《年鑒》編輯部的報告批示同意將《年鑒》日常經費列入廣電部事業費內,每年撥款10萬元,作爲編輯部的日常經費,從而一攬子解決了《年鑒》的經費問題,確保《年鑒》編輯出版發行工作順利進行,並屢獲佳獎。

1997年起,劉習良年滿60歲,不再擔任副部長,調任中國廣播電視學會任常務副會長,主持學會日常工作。《年鑒》早已成爲他案頭必備之書。我們每逢相遇,他總要關切地詢問《年鑒》情況。每年《年鑒》出版後,我或是當面相贈,或是寄送給他。以後,他擔任中廣學會學術委員會主任,我是委員之一;我擔任中廣學會廣電史研委會會長,他應邀擔任顧問並出席廣電史志研討會作有關廣電史學研究的報告;他擔任《中國廣播電視編年史》編委會顧問,我是副主任之一。總之,我們兩人互贈書刊,廣電學術交流綿綿不斷。切磋之間使我受益匪淺,他那平等坦率的學術風格,給我留下了難忘的印象。

告別劉習良同志那天,走出靈堂,回首看到一副悼念挽聯,寥寥數語,情真意切,囊括了劉習良同志的爲人風範和平生業績,錄以爲念:

“儒雅睿敏長者之風學者之範飄然去;

勤政書業傾心傳播貫通中西鑄功名。”

(編輯:尚新英)